小雨:我所理解的诗歌

今天,我想说说诗歌,网上的诗歌铺天盖地,简直可以用眼花缭乱来形容,也耐着性子看了不少,颇有感触。

老实说,我也不会写诗,我只是勉勉强强会读。

网上的诗歌大体有这么两个倾向,一类是很明显的“文字分行”,这类我觉得没有细说的必要,就算现代诗歌可以不讲究抑扬顿挫,但诗歌的内在节奏还是要注重的。

另一类是“技巧派”,这类诗歌技法繁复,擅长在多种异质性语言中进行切割、焊接和转换,读这类作品对读者确实是一种挑战,在诗人精心设置的语言迷宫里,上下节之间的起承转合极不自然,种种打破语言符号习惯的技术手段不仅让读者感到茫然,有时甚至读的冒火!而且,这类人自视甚高,脾气都不小,要是有谁说读不懂,他们就会斥责你水平低欣赏能力不够等等。

唉!他们自身也不反省反省,古往今来,那些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有哪一首是让人读不懂的?古有“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今有卞之琳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说到底,诗歌是语言的智慧,诗歌的语言应该是那种亲切的,朴实的,耳熟能详的词语,不需要太尖利太冷僻,语言的真正穿透力,恰恰就在于返璞归真。

除了语言之美,构成好诗歌还有一个要素就是意境之美。我们常常说的意境,是由一个个或是一组意象所构成的,在一首诗中,意象可以是单一的,比如徐志摩的《沙扬娜拉》,该诗中的意象就只有娇羞的“水莲花”;也可以很繁复,如海子的《九月》,这首诗中就反复出现了“草原”,“远方”,“琴声”,“泪水”等多个意象,这些意象看起来是独立存在的,其实不然,意象与意象之间,是隐含着内在关联的。打个比方吧,如果我们把意境比作一间房子,那意象就是房间里的装饰和家具,房子是否漂亮与家具的颜色和装饰的细节息息相关,不搭配好就会给人生硬突兀的感觉。

就我个人的喜好而言,我很欣赏洛夫的《众荷喧哗》,这首诗以荷喻人,构思巧妙,语言也优美,从诗的意境到映射的人物感情都非常完美。再一首就是多多的《少女波夫卡》,这首诗言简意赅,没有繁复的铺垫,也没有“技巧派”常用的所谓比兴,只有一种递进,来自于物象间的感应,所有的美感和强度是从奔突的词句里迸射出来的———大巧若拙,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发表在 一家之言 | 留下评论

李玉荣的诗

雪的到来

一年的时光,很短

仿佛就是为了等雪的到来

头顶上的黑发

一寸一寸的转换成白

这稀薄的轻落下来

万物跟着旧了起来

冬天也跟着空洞起来

山水无声冰冻思维的方寸

一座城它的城墙抵御了什么

凹陷下去的部分被雪填充

一种幻觉引起来的饱满

正被喜悦鼓涨

曾惦记的白

让我心疼。这么单薄

这么纯粹

冬天还很漫长

你不必这么用力

扑天盖地的涌来

火焰熄灭的一瞬

易凌乱易破碎易伤感易被污染

笼罩一个人的青春和泪水

从记忆抵达远方

抵达梦里的甜和白

在一整个冬天沉醉

一场雪的终局

一场雪。一场情感的荼縻

已经让大地震惊

究竟可得,不可得

你让她措手不及

站在霞光的光晕里

怀疑多过惊喜

以为人群散尽

只留她一人在街角

拾掇残留的影像

为什么不能利索些

斩断从前,不谈将来

不让自己陷进泥途挣扎

发表在 诗歌之窗 | 留下评论

一杯水的诗意激荡

我们知道,水是自然的、物质的,不可替代,而文化是社会的、精神的、进步的。水又是人类生存、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生命线,是发展的物质基础。我国是一个水资源贫乏的国家,所以,就一杯水来说,它不仅本身具有重要意义与价值,而且以水与人类生存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密切关系,特别在经济的发展和社会政治的稳定中具有重要作用。

同样道理,水文化的源远流长与博大精深可在人类发展史上得到考证。举世闻名的古国,大多与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比如以黄河、长江为起源的古老中国,发源于尼罗河下游的古埃及,发祥于恒河流域的古印度,以及位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古巴比伦,都得益于河流的滋润与哺育。

从世界角度看,大西洋、太平洋等海路的发现与开辟,使荷兰、葡萄牙、西班牙、英国等国家依靠海上霸权,先后成为繁荣一时的殖民帝国。从我国来看,唐代以后的历代封建王朝,就是依靠贯穿江、淮、河、海四大流域的运河来联系和统一国家的。西安历代王朝作为都城,前后时间跨越长达一千七百多年,其主要原因是郑国渠、白渠等灌溉关中大地,使农业生产得到发展。另外借靠陇肃、巴蜀、渭水、黄河航运之利,在秦汉至隋唐的一千多年间里,西安成为我国历史上的政治、经济中心,说到底是占了水的便宜。

所以柳苏的一杯水是诗的动义与创举。这个落脚点完全说明了水是生命的源泉,水是文化与文明的起缘。无论是在远古时期,无论是在是当今时期,水为人类定居和文明的发展提供了生存条件。总之,人们生活中一天也离不开水,因此,水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是自古至今的,水的价值与水文化是一脉相承的。恰恰验证了“即使是一杯水,也要滋润一片绿”。

发表在 名家厚望 | 留下评论

百里长川——心灵的栖息地

注定,有一种气质

通过草尖,树梢或鸟鸣

穿透一条路,避开喧嚣

在百里长川上驻足

或许是另外一种相识

通过一杯水的润泽,方可抵达

多数时候,这条路敞开自己

展露无需擦拭的月亮和星子

让更多的心灵,绘制炊烟和远方

这里,允许生长许多的翅膀

允许,在红泥里种植孤独或诗歌

这里,可以打开缠裹的心

用一杯水解渴

此时,百里长川与繁华无关

只露一张朴素的脸

迎接诗人

迎接心灵

发表在 杯水诗人 | 留下评论

柳苏散文:歌声传情

准格尔三件宝:糜黍、炭疙瘩、漫瀚调。不提美稷名气,不说煤田风采,单品品那漫瀚调就足以让你心旷神怡,乐不可支。

准格尔山大沟深,一言以蔽之:苦。烧的,是男人们钻黑窟窟一镢子一镢子挖出来的;吃的,是女人们汗水淋淋一锄头一锄头刨出来的。窑洞是自己打的,石碾石磨是亲手凿的,山上收割的糜黍靠背,深沟里的吃水凭挑。就因这苦,铸就了准格尔老乡敦厚、诚实、耐劳的性格。苦思谋苦的活法,苦找寻苦的乐趣,于是人们在干活儿的田垄间、崖头畔、打谷场上放开嗓门吼喊,以吐闷郁,以壮气力,唱响本土山曲儿。先前准格尔称鄂尔多斯左翼前旗那会儿,是蒙古人的天然牧场,后来汉人逃荒大量涌入,开垦种地,形成了蒙汉杂居、农牧并举的局面,在共同的生活中,蒙汉文化相互影响,不断融合,蒙古调的底子加上走西口的晋陕味,就产生了准格尔特有、准格尔特色的山曲儿——漫瀚调。自成一家的漫瀚调,有着极强的生命力,几乎未经专门创作的功夫,《栽柳树》、《二道圪梁》、《二少爷招兵》、《妖精太太》、《达庆老爷》等一支支曲调应时而生,漫瀚调便在准格尔的大川小沟里伴着溪水一同流淌起来:

苦蔓蔓上开花结苦瓜

苦水里生来苦水里爬

苦日子本是苦命定

不要怨咱大和妈

日子苦歌也苦,可歌却成了受苦人表达情感的最佳方式和愉悦。如果离开了歌和歌的交流,准格尔老乡的日子也许更苦闷黯淡。

爬山蹚水的滋味准格尔老乡感受最深刻,于是漫瀚调充满了山一样的深沉、绵长和水一样的婉转、清澈。山水的概念又总是引申为男为山女为水,漫瀚调唱得最多的自然也是男人女人的情愫:

哥哥唱曲儿小妹妹听

十有九句是爱情

一不用麻绳绳二不用针

牵魂线串住两人的心

流传极广的《瞭哥哥眊妹妹》、《什么人留下个人想人》、《你有心思今儿黑夜来》以坦率的情感和语言道出了心中隐密,倾诉对生活和爱情的向往。

那一年,我陪两位小有名气的青年作者到准格尔西部采风,四道柳乡书记付广良是我高中同学,便盛情款待。席间,邀来两位乡妹唱漫瀚调助兴,嗓子好词也动情,大家酒一杯接一杯下肚,不知不觉便生醉意。可好我是本地人,非“主敬目标”,乡妹一曲接一曲敬给我们那两位,两位承受不得,连连推辞,歌声却穷追不舍:

大豆大来小豆小

唱开山曲儿没大小

山曲儿越唱越亲近

唱开山曲儿没尺寸

人家唱曲儿敬酒给你,你的喝呀,两位青年作者喝了不少酒后,渐显不支,便婉言相求:“妹子,喝会儿水,稍等一等。”话音未落,只听歌声又起:

相遇一回不容易

头遭见面已是二十几

海红子熬成果丹皮

甚会儿才能等上你

真够形象贴切,海红果是圆的,充满水分,把它加工成浆,再晒晾成果丹皮,那得多长时间。就凭人家那词儿也该喝,再说敬酒既是乡俗又是礼节,没法推辞,两位只好又接过酒杯。到这个份上,对付唱歌敬酒者最有力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以歌回敬,你来我往,此起彼落,于是双方避开喝酒,一直唱到情之深处,歌疲席散,说笑而去。可两位都不擅歌唱,只好充当东吴大将——干拧(甘宁)。

老喝也不是办法,其中一位七分醉意中生三分灵感,试图以交谈将乡妹引至酒外:“妹子,在这么偏远的地方,你们人让我一见钟情,歌让我刻骨铭心。明儿离开咱四道柳,不知啥时候才能再会两位妹子,听到你们的歌声。”既然把话说到这种热乎程度,乡妹便有意加“火候”,于是男女之间那事就从曲儿里横淌出来:

虽然咱不在一搭搭住

心上早给你下了户

四道柳到大饭铺

见一次哥哥怀一次肚

满座惊讶,那位青年作者一脸通红。歌好就得喝酒,人家把准格尔从西到东二百多里地的情意唱尽了说穿了,你能不喝?那位青年作者只好一饮而尽。空酒杯拿在手中他自语道:“再喝我就完了。”没想到乡妹逗趣的曲儿又朝他响起,其速度之快令人料想不及:

该吃的吃来该尝的尝

不要枉来人世走一场

赤du子睡在沙坡上(du子,音督,指屁股。)

醉死总比饿死强

无奈,又是一杯。准格尔老乡好客,实在,不绕弯子,能通过一首漫瀚调传情、一杯酒交朋友的机会决不放过,即使酒多了点儿,你也不会生气。

这几年,准格尔漫瀚调越唱越火爆,不仅迎客接风、新婚喜宴上唱,歌舞厅、民歌大赛上也唱,而且刻了碟儿,上了电视,进了京城,走向全国。时代在变,歌词也变得新颖深刻,如“槽头上骡子辕头上马,再没人来给咱割尾巴”、“手里头有了票子花,奔小康要加紧学文化。”反映新变化新思维的东西越发使漫瀚调耐人寻味。前不久,我和几位同事采风途中,就听得一位牧羊人脱口唱出一首上乘的歌来:

开门就是望不断的山

抬腿进入走不完的川

山架大了财宝多

川掌深了有辛酸

葫芦开花爬墙过

山药结果地里钻

住楼房呼吸地气难哟

睡窑洞总生清凉感

好歌,好歌,准格尔老乡对山有着深厚感情和深刻了解,山大沟深,曾给他们带来封闭和制约,可他们祖祖辈辈与山为伴,毕竟靠山吃山,他们渴望得到大山深处的“财宝”,可面对的却是充斥生活的“辛酸”,在生产力落后、交通不发达的年代,他们守着宝山饿肚子。如今,开发了准格尔大煤田,铁路公路四通八达,地方经济迅猛发展,山沟沟里的煤炭源源不断运往各地,“财宝”的大门终被打开,“辛酸”成为过去。心里舒畅,歌也精神,你听,他们以“葫芦开花”和“山药结果”引衬“住楼房”与“睡窑洞”的区别,流露出“清凉”的优越和自豪感。用对比昭示排比抒发的表达方法,讴歌农家新生活,抒发大山情怀,让人甚感高妙。

准格尔多大山,数不尽爬不完。准格尔,有一部歌文化,到处是火爆的舞台动情的歌。

发表在 美文欣赏 | 留下评论